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花容月貌的小妞
花容月貌的小妞
成进拍了拍手,“哈哈”一笑,抓着方漪蓉的头,笑地瞧着她仰起来的俏面,说:“琪奴呢?她在哪儿?”

  “呸”的一声,一口浓痰直冲成进脸上而来。成进距离过近,不及走避,正中鼻梁。

  成进也不生气,嘻嘻笑道:“火气好大啊!”轻抚方漪蓉的粉脸。方漪蓉甩头躲避,骂道:“你这狗贼,快放开我!淫贼!”

  成进哈哈一笑:“捉到这麽一个花容月貌的小妞,你说淫贼会不会放了?”

  双手摸到她胸前,轻轻揉着:“我本来也没打算捉你,是你一定要送上门来惹我的啊……嘿嘿!”

  方漪蓉厌恶之极,大力挣扎,身体摇来荡去,口中“奸贼、淫贼”不停地咒骂。成进笑道:“你生气的样子更漂亮了,哈哈!”双手用力猛捏,突然运用虎爪手,在方漪蓉胸前抓下两把布来,一对雪白的大奶子弹了出来。

  方漪蓉“啊”的一声,挣扎得更是厉害,粉脸涨得通红。只觉一对冰凉的淫爪在自己冰清玉洁的乳房上肆虐,紧咬牙根,骂也骂不出了。

  成进笑道:“这对奶子不小啊!茹奴,你来比比看!”双手不停地在方漪蓉双乳上揉搓。

  赵霜茹轻应一声,爬到方漪蓉跟前,挺着胸脯,将自己双乳凑到方漪蓉的乳房旁边,两条清流从她双眼中缓缓流下。

  成进一手各抓一女的乳房,用力捏了一捏,又将两只乳房贴到一起,笑道:“差不多大嘛。不过茹奴的奶子可就没有蓉奴的坚挺了,哈哈!”见方漪蓉樱口紧闭,已是泪流满面,又是一阵长笑。

  成进又是一把抓起方漪蓉的头,笑盈盈地瞧着她的脸,另一只手继续在她胸前摸索,冷笑道:“怎麽样?做我的蓉奴不错吧,呵呵!”却见方漪蓉恨恨地直盯着他,牙咬得喀喀发响,突然开口道:“你污辱了姑娘,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!”

  成进笑道:“是吗?茹奴,看来她还不怎麽爽,给她舔舔奶子。哈哈!这婊子的奶子这麽挺,一定是个雏儿。”赵霜茹无奈,只好趴到方漪蓉身下,舌头朝她的乳头直触过去。

  方漪蓉只觉一条温暖而又柔湿的东西绕着自己的乳头不停打圈,身体一阵酸软,一股奇异的感觉在身上不停游动,俏脸涨得通红,叫道:“你这狗贼!你快快把姑娘一刀杀了!你……啊……”忽听“嘶”的一声轻响,胯下一凉,不禁叫了出来。却是成进重施敌技,将她胯下的一大幅布撕了去。

  方漪蓉大惊,一脚向後踢去。成进笑道:“我还没想干你,这麽快就把腿分开来给我啦?”一把捉住飞来的腿,拉到地下的铁条上捆住。方漪蓉腿上用力猛挣,但却如何敌得过成进,倾刻间两条腿给大大分开绑在两边铁条上。方漪蓉只觉心中一空,一阵绝望,眼泪猛涌而出。

  成进“嘿嘿”一笑,拉了张椅子在她身旁坐下,一只手又抓在她的乳房上,叫道:“茹奴过来!”

  赵霜茹嘴里放开方漪蓉的乳头,爬到成进脚边。方漪蓉呼了一口气,身体稍微放松,低头一瞧,见赵霜茹解开成进的裤子,趴在他胯下,竟将他的阳具含在嘴里。方漪蓉脸上一阵赤热,别过头去不敢正视。

  突然感觉成进一只手已摸到自己胯下,不禁尖声叫道:“不要!”

  成进哪里理她,一只手摸在方漪蓉右乳上,食指在乳头上不停打圈,另一只手却摸在方漪蓉的阴阜上,轻轻搔她阴毛,小指头更搭在她阴唇上轻轻磨动。

  方漪蓉身体不禁颤抖,羞极之际,只觉四肢乏力,但甜蜜的感觉却是不由自主遍布全身。口里低呻着,叫道:“你这淫贼!你杀了我吧……杀了我吧……”

  成进笑道:“我怎舍得杀我的蓉奴呢?爽不爽啊?爽就叫起来嘛!茹奴,你来告诉她,茹奴是什麽?”提起赵霜茹的头,一条湿淋淋的肉棒已是冲天而起。

  赵霜茹粉脸通红,低头不语。成进大声喝道:“说啊!”赵霜茹身体一抖,轻声说:“茹奴是专门给少爷插洞洞的……”还没说完,便伏在地上哭了起来。

  方漪蓉也是一阵心酸,低声抽泣。

  成进一边玩弄方漪蓉,一边道:“起来!你自己插插,请蓉奴看。”赵霜茹哀怨地看了成进一眼,慢慢地挪动身子,躺到方漪蓉身下,双腿大大张开,含泪将左手中指插入自己的阴户之中,轻轻抽动起来,脸上清泪直流。过了一下,才清清嗓子,呜咽道:“请蓉姐姐看茹奴插骚穴……”

  方漪蓉别过头去,不敢看她的淫贱模样,哭声却是渐大,只听她哭声中混得几句“不要……不要啊”,突觉下体一痛,成进一只手指已经侵入她的处女地。

  又是一股猛流袭来,方漪蓉身子一颤,叫道:“我不要!淫贼你杀了我吧!”成进手指轻捅几下,笑道:“还说不要,已经湿湿的啦!爽吧,你看茹奴自己插得多爽,做我的蓉奴不错吧?”

  方漪蓉身体上的变化无法控制,又给他拿来羞辱,沉声道:“你这狗贼,你可以污辱我的身子,可是要我像她这麽贱,却是休想!”咬牙强忍着一波接一波而来的阵阵快感。

  成进见她强项,一时倒也拿她没办法。站起身来,肉棒在方漪蓉乳头上轻捅几捅,哈哈一笑,站到她身後,道:“那我就来享用一下你的小骚穴啦!”

  方漪蓉眼见大限来到,奋力猛烈挣扎。这时只听得外面“吱”的一下开门之声,方漪蓉大叫:“救命啊!救命!”

  成进正蓄势待入,这麽一来也是一怔。但听外面一阵急促的碎步声奔近,认得是虎子的脚步声,笑了一笑,也不去阻止方漪蓉的嚷叫,将肉棒抵到她阴户上轻轻磨动,才叫道:“进来吧,虎子!”见虎子头一探,走了进来。

  方漪蓉一听来人原来是这淫贼的同夥,绝望之极。忽感有一湿热的东西已触在阴户上,又是一惊,再度挣扎起来。成进也不忙插入,将肉棒在她下身磨来磨去,双手又去捏她的乳房。
虎子乍见方漪蓉,张大了口半晌发不出声来。好一会才问:“这麽漂亮的妞儿哪里找来的?”成进笑了笑:“就是上次刺伤我的那个啊,今天还想杀我呢! 嘿嘿!”虎子摸摸她的脸,赞道:“长得真漂亮,比茹奴还漂亮!”见赵霜茹犹在躺在地上自慰,踢了踢她:“是不是?”

  赵霜茹一向自负美貌,虽见方漪蓉艳丽过人,自信也不会输给他,但此刻羞愧无已,哪里还有心思去争强斗胜,心里更是只盼自己丑如无盐最好。应声道:“是。”心想自己已是残花败柳,确不如方漪蓉鲜艳动人。不过只怕方漪蓉很快就变成“蓉奴”了,跟自己早晚也没什麽分别。

  成进笑道:“这妞的确不错,奶子还真挺的,你摸摸看。”虎子“嘿嘿”一声,抓紧方漪蓉的乳房猛捏,道:“不错不错,茹奴的可没这麽挺!”

  方漪蓉听他们品评自己身体,更是羞极,大力挣扎,又骂了起来:“狗贼! 放开我!”成进笑道:“省点力气吧蓉奴!我的家伙就要插进你的小洞洞啦!” 下身轻挺,肉棒撑开窄小洞口,进入少许。

  方漪蓉“啊”的一声,情知挣扎也是无用,但又不甘就此轻易失身,使尽全身力气,屁股猛甩。成进不料她有这麽大的反应,肉棒几乎掉了出来。成进冷笑一声,双手抓紧方漪蓉臀部,下身一挺,又深入少许。只感觉紧窄而又微湿的肉洞不停地颤抖着,笑道:“再用力扭啊!对啦,就这麽服侍少爷就对啦!好爽好爽!嘿嘿!”

  方漪蓉小穴中阵阵涨痛,好似要裂开一样,听他这麽样,更是羞极,挣扎的动作慢慢地慢了下来。骂道:“你这狗贼,我……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……呜呜……”

  虎子笑道:“这小妞还挺强的,嘿嘿!不错不错。”双手紧紧握住方漪蓉的双乳,俯下头去舔她的乳头:“啧啧,这对奶子越看越喜欢,太漂亮了……”

  但方漪蓉对乳房上玩弄已经没有感觉了,全身神经只感觉到一条火热的铁棒正在撑裂自己的阴户,自己冰清玉洁的身子已经给这淫贼沾污了,又哀又羞,哭骂不绝。

  成进只感她的身子不停抖动,肉棒只插入少许已是爽极,有心慢慢折辱她,顿了好一会,才说道:“蓉奴啊,你的小骚穴马上就要给我插爆啦,还骂什麽? 反正你骂来骂去就这麽两句,没半点新意,不如留点力气浪叫几声让我爽爽还好过。哈哈!注意了,一……二……三!”全力一挺,耳听得方漪蓉一声惨叫,肉棒没根而入。